x 關閉

新聞動態

你的位置 : 首頁  >  信息中心  >  新聞動態
  • 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 | “一針一線”繡出發展空間

  “速跑選手”深圳交出了一季度成績單:GDP5734億元,同比增長7.6%;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038億元,增長5.7%。這意味著一個土地面積不到2000平方公里的城市,在以省級經濟體的規模和速度持續奔跑。記者調查發現,深圳能夠實現高質量發展,一個重要原因是練就了土地“煉金術”。


640.webp.jpg


往精里做:“一針一線”繡出發展空間


  2018年10月,在深圳市南山區白芒社區,隨著一聲巨響,一座18層的統建樓——百旺大廈轟然倒塌,標志著西麗水庫一級水源保護區內288宗建筑拆除工作完成。


  總面積28平方公里的西麗水庫是深圳的“大水缸”,由于歷史原因,在水庫一級水源保護區內,建筑物種類繁多,內部居住人員眾多。這既影響了水源保護,也限制了片區的發展。


  一場攻堅戰由此打響。南山組建20個談判小組,進村入戶,講解政策、商談補償,通過艱苦的努力,完成了16.8萬平方米建筑的處置工作,搬遷安置近萬人。南山還通過騰挪轉換,在西麗片區釋放出近3平方公里的連片土地。


  “讓保護更嚴格,讓發展更充分。”南山區委書記王強說,土地整備讓水源保護區得到更嚴格保護的同時,也讓當地有了寶貴的連片土地。


  事實上,寶安、龍崗等區都已把土地整備作為重點工程在抓,2018年深圳土地整備面積達到11平方公里。深圳人口密度和創業密度全國第一,很早就面臨產業空間難以為繼的問題,部分企業因此外遷。這種形勢倒逼深圳進行“土地繡花”,精耕細作每一塊土地,不斷加大土地整備的力度,通過對零散土地的整合歸并,拓展發展空間。


640.webp (1).jpg


向高處走:“樓宇經濟”撐起一片天


  600米的平安金融中心直刺云天,造型獨特的“春筍”人氣爆棚,53層的國貿大廈見證風云……走在深圳中心區,總會被這些高聳入云、鱗次櫛比的摩天大樓所驚艷。深圳100米以上的大廈接近1000座,未來這里還將建設更多高樓。


  高樓不斷崛起的背后是經濟的快速躍升。2018年,福田區稅收過億的樓宇達86棟,納稅約1211億元。福田每平方公里產出GDP和稅收分別達52.8億元和21.5億元,再創歷史新高,比肩香港,這其中“樓宇經濟”功不可沒。如今,“樓宇經濟”成為福田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特征。


  在金融服務業、總部經濟快速“上樓”的同時,深圳的工業也開始向高處走。沿著廣深高速一路向北,一棟100米的摩天大樓在深圳與東莞交界處拔地而起,與周邊低矮的舊廠房形成鮮明對比。這就是深圳打造“工業上樓”的實踐版本——全至科技創新園。


  2012年起,全至科技創新園投入了數億元,拆除老工業園,按照“廠房+寫字樓”的復合標準新建23層的科創大廈,定位研發、辦公、生產一體化,對樓內的空間設置和硬件裝配進行改造,高樓層照樣可以開工生產。


  “工業上樓”的效果明顯。全至創新園運營公司總經理曾楚恒說,該園區的前身叫茅洲山工業園,有30多年的歷史,每年的產值只有1.1億元。重建后有150多家企業入駐,實現產值20多億元。


640.webp (2).jpg


朝尖端轉:聚焦產業升級擺脫土地財政


  坐在位于深圳南山智園的辦公室里,芯思杰公司董事長王建摩拳擦掌,準備乘勢而上。這家生產光學材料、光芯片的企業去年銷售額約2.5億元,年增速超過100%。芯思杰是深圳企業轉型升級的又一例證,它的發展也見證了南山智園的崛起。


  智園是南山區高科技產業園,原來這里是破舊不堪的舊廠房,周邊是亂糟糟的“六小場所”,經過改造,十幾棟現代化、藍色玻璃幕墻的高樓取而代之,吸引了一大批戰略性新興企業落戶,成為南山重要的新經濟力量。


  “抵制住搞房地產賺快錢的誘惑,把最好的、成片的土地留給科創。”南山區重點片區規劃建設管理協調辦公室主任蘇峰說,南山建設用地十分緊張,但“豪氣”地規劃建設了深圳灣超級總部基地、留仙洞總部基地等六大重點片區,將“壓箱底”的成片土地全部用于產業發展和企業總部建設。如今,這些片區的企業活力四射,像一串珍珠鑲嵌在南海之濱。


  制造業大區寶安專門出臺管理辦法,劃定了不少于75平方公里的工業控制線,為產業發展留出足夠空間。目前寶安正在通過產品質量提升、與德國制造對接、與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等手段,全面推動制造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走向尖端。


  “擺脫土地財政,用更少的土地資源獲得更大的發展。”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郭萬達說,這就是深圳掌握的土地“煉金術”,也是深圳高質量發展的重要秘訣。


來源:新華社、深圳特區報、深圳發布

传奇之路游戏